男歡女愛

陳太太道:「妳這個丫頭,真是一相情願,還不知道人家杜先生願意不願意呢?」

文邦道:「陳伯母!願意!我當然願意啊!我是個獨生子,沒有兄弟姐妺,要是真有個像陳小姐這樣漂亮的妹妹,我太高興了!」

陳太太一聽,滿心歡喜,笑著說道:「好!杜先生!你沒有兄弟姐妹,美芳也沒有兄弟姐妹,你們倆個人就結為乾兄妺好了。那你也別叫我伯母,我也沒有兒子,你就叫我媽媽好了,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資格呢?」

文邦道:「妳當然有啊!媽媽!乾妺!」

陳太太笑道:「啊!我好高興!終於有了兒子了!」

美芳也笑道:「啊!我也是!我也終於有哥哥!」

文邦也道:「我也好高興!多了一位親愛的媽媽,和親愛的妺妺!」

於是他們三人高興的摟抱在一起,她們母女兩人的二雙乳房緊緊的貼在文邦左右,也用嘴來親吻文邦。陳太太的大乳房,柔軟中帶著幾分彈性,比文邦所玩過的三位中年美婦彈性好得多。

美芳的一雙尖挺的乳房,則彈性十足的硬挺著。使得文邦下面的大雞巴,興奮的頂著褲子,本想用手去摸她們母女的乳房,想一想還是暫時忍耐吧,等相處久了此較好下手。

陳太太對著女兒說:「丫頭!暫時不要把這件事告訴爸爸,只要我們三人知道就好了!知道嗎?」

美芳答道:「是!媽媽,我知道!」

陳太太決定從明晚起,叫文邦放學後到他家中晚飯後替美芳補習數學兩個小時。

文邦每次在補習完功課要回去時,都要親吻她們母女一陣才走。而她們母女兩人也都欣然接受。第二天傍晚放學後走到她家,只有美芳一人在做晚飯。

「嗯!妺妺!媽媽呢?她不在家嗎?」文邦問道。

美芳答道:「媽媽去吃喜酒去了!只有我們兩人吃晚飯。」

於是他們兩人用餐,餐畢美芳說:「邦哥!今晚媽媽不在家,休課一天,聽聽音樂輕鬆一下,好嗎?」

文邦道:「好啊!反正不差這一次半次的。」

美芳高興的在文邦臉頰上一吻,去打開收音機,一曲「相思河畔」美妙的旋律,聽起來優雅極了。

美芳道:「來!我們來跳隻舞輕鬆輕鬆!」

於是文邦和美芳翮翮起舞,美芳的雙手緊緊的擄住文邦的脖子,說道:「邦哥!你好英俊哦!從你第一天住進來,妹妺就愛上你了!邦哥!我好愛!好愛你哦!」

「芳妹!哥哥也是一樣!好愛妳!」

說罷便吻著她的兩片紅唇,美芳伸出丁香舌尖,二人猛吻猛舐起來,於是文邦的一雙手,也不規矩起來,一手伸進美芳的洋裝衣領和乳罩內,摸著那一雙尖饒硬挺的乳房,一手伸入裙子內插入那長滿陰毛的陰阜撫摸起來。

「嚇!」這小鬼子已流出淫水了,「她媽的!」想不到她還真騷呢!手指一彎,插入她的小穴洞中,輕輕的挖扣起來。

美芳叫道:「邦哥!嗯……嗯……不要這樣嘛……!」

文邦這個調情聖手,才不管她要不要呢!

美芳又叫道:「啊!啊……邦哥,輕點嘛!你挖得我好痛嘛……哦!哦……難受死了!哎呀!又癢又痛!啊……」

她的淫水被文邦扣挖得濤濤而出,弄得文邦的手和她的三角褲都濕透了。

「邦哥!抱妹妹到房間去……好好愛我!親我吧……」

文邦知道她已被挑逗得受不了啦,抱起美芳走入她的臥房。將她放在床上,順手解開她洋裝後面的鈕釦。再脫掉乳罩和三角褲。再把自己的衣褲脫個精光,半躺半坐在她的旁邊。慢慢欣賞這個小肉彈。

美芳雖然風騷嬌媚,畢竟她還是個處女,現在被文邦脫得渾身一絲不掛,由文邦任意的欣賞,但是少女害羞的本性在所難免。她羞紅著粉臉,緊閉著一雙媚眼,一隻手捫著雙乳,一隻手則按在陰阜上面,不言不語的躺在床上,一副等待「愛的滋味」的模樣。

文邦拿開她的手。尖挺的乳房上面,兩粒鮮紅山櫻桃的乳頂。高高隆起像個肉包似的陰阜上,長滿一遍陰毛。兩片肥厚的大陰唇,緊緊的夾成一條紅色的肉縫,肉縫下面,微微的風露出一個小洞,真是美艷極了。

文邦心中暗想,少女和已婚的婦人就是不同,婦人的陰阜色澤就差多了,洞口也較大,但不知少女的滋味如何?文邦用手指揉摸她那鮮紅的乳頭和乳房,再含住另一粒乳頭。真棒!她的乳房彈性十足,硬度夠,不像以前文邦玩過的那三位婦人,她們的乳房雖然肥大豐滿,但是軟棉棉的只有幾分彈性。這是文邦第一次玩處女的乳房,真是過癮極了。

一隻手伸入她的三角地帶,揉摸她的陰毛和大陰唇,再扣揉她的陰蒂。

美芳感到陣陣麻酥酥癢絲絲的,渾身肉一陣顫抖,小穴裡的淫水潺潺而流,口中叫道:「親哥哥!我好難受……」

「別急!一下子就不會痛了!」

文邦一看她的淫水流了那麼多,想再給她嚐嚐異味,於是用舌頭和嘴唇吻、吸、吮、咬、舐的玩弄著她的小穴。

「哎呀!親哥哥!你舔得我癢死了……呀……輕點咬嘛!好痛呀……我好難受……求求你!好哥哥!別再舐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被你吮得要尿……尿……了。」

說著說著她渾身不停的抖動,急促的喘息聲,緊跟著一股滾熱的淫水直衝而出,文邦一囗一口的喝下去。

「親哥哥!你真厲害,把我的尿尿都吸出來了!」

文邦道:「傻妺妹!這不是妳尿的尿,是被我舐得舒服時流出來的淫水。」

美芳道:「你怎麼知道,難怪跟平常小便時的感覺不一樣,親哥哥!那下去再怎麼樣呢?」

文邦被她天真的答話聽得開口一笑:「傻妺妺!現在開始玩搞穴的遊戲,也就是『做愛』!來!先替我摸套大雞巴!弄得越硬越好,插進妳的小穴裡,妳就越痛快!」

她嬌羞羞的握著文邦的大雞巴,輕輕的套弄起來。

美芳叫道:「啊!親哥哥!你的雞巴好粗好長啊!好怕人呀!」

文邦看她那種沒經人道的模樣就已夠魂銷骨散了。於是騎到她的身體上面,分開她的粉腿,露出紅通的小洞。文邦握著粗長碩大的雞巴,對準她的小洞口狠狠一挺,只聽到美芳一陣慘叫:「媽呀!痛死我了!」

她的小肉洞被文邦的大龜頭弄得張裂開,她急忙用手撫在文邦的腰肢之間,叫道:「不要!好痛啊!我的小穴太小了,我真受不了啦,好哥哥。」

文邦說道:「親妺妺!等一會就不痛了!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,以後會更痛的!」

「真的嗎?」美芳天真的問道。

文邦道:「哥哥怎麼會騙妳嘛!小寶貝!」

美芳道:「那麼……哥哥要輕點……」

文邦再用力一挺,粗長的大雞巴整根塞到美芳的緊小肉洞裡。

美芳又是一聲慘叫,用手一摸陰阜,摸得了一手紅紅的鮮血,驚叫道:「哥哥!我流血了!」

文邦道:「親妹妺!那不是流血,是妳的處女膜破了,過了這一關,以後就不會有痛苦,只有痛快和舒服了。」

文邦開始輕抽慢送,美芳還是痛得慘叫,粉臉發白,渾身顫抖。

文邦道:「親妹妹!還痛嗎?」

美芳道:「稍稍好一點!我的子宮受不了……」

文邦道:「我知道!親妺妺!等一下妳就會嚐到苦盡甘來的滋味了!再忍耐一下吧!」

文邦一面玩著那雙肥翹的乳房,再加快雞巴的抽送,漸漸的美芳的痛苦表情在改變著,變成一種快感騷媚的淫蕩起來了。

她渾身一陣衝動,花心裡沖出一股淫水,浪聲叫道:「親哥哥!妺妺又要尿……尿了。」

文邦道:「傻妹姝!那不是尿尿。是洩精!知道嗎?」

美芳道:「哦!我知道了!親哥!我的穴心……被你頂得好……好舒服……也好好癢……哥!真癢死了……」

文邦看她兩頰赤紅,媚眼如絲,一副淫浪的模樣,知道她已進入高潮了,於是使勁猛抽狠插,大龜頭次次直搗花心,搞得她騷聲浪叫,欲仙欲死。

美芳叫道:「親哥哥!你真要搞死我了……真不知被搞會有這麼痛快……親哥哥……你再用力一點……使妺妺……更痛快些好嗎……親哥哥……」

文邦聽她叫著,再用力點,於是猛力抽插,口中道:「親妺妺!妳真騷!真浪!哥哥要搞得妳叫饒不可!」

美芳道:「哎呀!哥哥!我被你的大雞巴搞得快要上天了……你的雞巴頂頂頂死我了……好酸呀……我……我又要洩了……」

文邦聽她說又要洩了,拼命加緊猛抽猛插。說道:「呀!親妺妺!快把屁股挺高一點……我……我要射精了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射了……」

美芳道:「哎啊!燙死我了……」

兩人同時大叫一聲,互相死死摟緊對方的身體,四肢酸軟無力的昏睡過去。

也不知睡了多久,兩人才醒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