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歡女愛

她嬌喘呼呼的掙扎著,一雙大乳房不停的抖盪著,是那麼迷人。

「哦!文邦!不可以!不行。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」

她此時春心蕩樣,全身發抖,邊掙扎邊嬌聽浪叫,真是太美太誘人了。她的陰毛濃密鳥黑又粗又長,將整個陰阜包得滿滿的,下面一條若隱若現的肉縫,還紅通通的好像少女似的陰阜一樣,肉縫上濕淋淋的掛滿水漬,兩片小陰唇,一張一合的在動著,就像小嘴一樣。

文邦把她兩條腿分開,用嘴唇先到那洞口親吻一番,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陰唇,舌尖伸了進去舐刷一陣,再用牙齒輕咬她的陰核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哎呀……文邦……你要弄死我了!哎呀……」

施老師被文邦舔得癢入心底,屁股不停的扭動,雙手抓住文邦的頭髮,屁股不斷的往上挺,向左右扭擺。

「啊!……哎呀……文邦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你……舐……舐得我全身酥癢死了!我要洩洩……了……」

文邦用舌功一陣吸吮咬舐,她的一股熱滾滾的淫液,已像溪流似的,不停的流了出來。她全身一陣顫抖,彎起雙腿,把屁股抬挺得更高,把整個陰阜更高凸起來,讓文邦更徹底的舐食她的淫水。

「親愛的老師!學生這一套功夫,妳還滿意嗎?」

「滿意你的頭!死小鬼!我的命都差點被你整死了……你呀!真壞死了……小小年紀就知道這樣子來整女人!你真恐佈……我……我真怕你啊!」

「別怕!好老師!我現在再給妳一套使妳意想不到的舒服和痛快滋味嚐嚐!好不好?親愛的老師!」

「文邦!別叫我老師,聽了使我心裡發毛,以後我倆單獨在一齊時,叫我倩如姐!我畢竟是你的老師啊!」

「是!我親愛的倩如姐!」

文邦翻身上馬,手握大雞巴,先用那大龜頭,在他的陰阜上研磨一陣,磨得倩如飄癢難當的叫道:「好文邦!別在磨了……我裡面癢死了……快……快把你的大雞巴插下去……給我止止癢……求求你……快嘛……」

文邦看她那淫蕩的模樣,知道剛才被自己舐咬時已丟了一次淫液,現在正處於興奮的狀態中,急需要大雞巴來一頓狠抽猛插,方能洩一洩心中的慾火。

「死相!我都快癢死了!你還在捉弄我!快點插進來啊……真急死人了……快……快點嘛……」

文邦不敢再猶豫了,立刻把大雞巴對準穴洞猛的插下去。「滋!」的一聽,一搗到底,大龜頭頂住了她的花心深處。

「哎呀!我的媽啊!痛死我了!」

倩如本來希望文邦快往裡插,想不到文邦的雞巴太大,用力又猛,她自己的穴雖然已經生過兩個小孩,但是天生就很緊很小。加上除了她丈夫那短小的陽具外,還沒有吃過別的男人的陽具,第一次偷食就遇到文邦這粗長碩大的雞巴,她當然吃不消呢!頭上都已冒出冷汗來。

文邦也意想不到,都三、四十歲而又生過兩個孩子的她,小穴還那麼緊小。看她剛才那種騷媚淫蕩急難等待的臉色,刺激文邦三不管的一桿猛插到底。

過了半晌,她才喘過氣來,望文邦一眼說:「小乖乖……你真狠心!也不管姐姐受得了,還是受不了……就猛的一插到底……差點都把我的老命插死了,姐姐真是又怕你、又愛你,我的小冤家……啊……」

她如泣如訴的說著,一副可憐的樣子,使文邦於心不忍的安慰著道:「倩如姐!對不起!弟弟不知道妳的小穴是那麼緊小,而弄痛了妳!我真該死!請原諒我的魯莽,姐姐要打要罵,小弟毫無怨言!」

倩如見文邦輕言細語的安慰她,嬌媚的笑道:「如姐才捨不得打你罵你呢!等一下可不許你太魯莽,需聽如姐的,叫你怎麼做,你就怎麼做!你要知道,性愛是要雙方都配合好的,才有情趣,也才能得到最高的享受。若是只單方面得到發洩,那對方不但毫無情趣可言,反而會引起反感而痛苦,知道嗎?小寶貝!」

「哇!聽如姐這樣一講,性愛的學問還真大嘛!」

「當然嘛!不然為什麼許多夫妻不和,輕則分居,重則離婚。如姐本身就是一個例子,為什麼甘冒危險,來此和你偷情呢?」

「那我就不太了解。不過嘛,妳在丈夫身上得不到滿足,才甘冒險和我偷情的,是嗎?」

「你說對了一半,還有一半等我慢慢的對你講!來開導你,指點你,現在你開始慢慢的動,別太用力,姐姐的小穴裡面還有點痛。記住!別太衝動!」

文邦開始輕抽慢插,她也扭動屁股配合文邦的抽插。

「嗯!……好美呀!親弟弟……如姐的小穴被你的大雞巴搞得好舒服,親丈夫……再快一點……」

「哎呀!小寶貝,你的大龜頭碰到人家的花心了!呀……姐姐被你的大雞巴搞搞死了……我又要洩給你了……哦……好舒服呀……」一股滾燙的淫水直沖而出!

文邦感到龜頭被熱滾滾的淫水一燙,舒服透頂,刺激得文邦的原始性也暴發出來了,改用猛攻狠打的戰術,猛力抽插,研磨花心,三淺一深,左右插花,把所有的招式,都使出來,她則雙手雙腳緊緊的擄抱著文邦,大雞巴抽出插入的淫水聲,「普滋!普滋!」之聲不絕於耳。

「哎呀!親弟弟,姐姐……可讓你……你……插死了……小親親……要命的小冤家……呀!我痛快死了!啊……」

她這時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,舒服得她幾乎發狂起來,把文邦擄得死緊,把屁股猛扭猛搖。

「哎呀!親丈夫……我一個人的親丈夫!痛快死姐姐了……我舒服得要……要飛了!親人!乖肉……你是姐姐的心肝……寶貝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又……又要洩了……呀……」

文邦是猛弄猛頂,她的花心一洩之後,咬住文邦的大龜頭,猛吸猛吮,就像龜頭上套了一個肉圈圈,那種滋味,真是感到無限美妙。

如姐這時候雙手雙腳因連連數次洩身的緣故,已無力再緊抱文邦了,全身軟棉棉的躺在床上,那種模樣分外迷人。

文邦抽插正無比舒暢時,見她突然停止不動了,使文邦難以忍受,雙手分開她的兩條腿,抬放在肩上,拿過個枕頭來,墊在她大屁股的下面,挺動自己的大雞巴,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。

她被文邦這一陣猛搞,粉頭東搖西擺,秀髮亂飛,渾身顫抖,淫聲浪叫著:「哎呀!親弟弟……不行呀……快把姐姐的腿放下來!啊……我的子宮要……要被你的大雞巴頂穿了!小冤家……我受不了啦……哎呀……我會被你搞死的!會死的呀……」

「親姐姐……妳忍耐一下……我快要射了!妳快動呀……」

倩如知道她也要達到高潮了,只得提起餘力,拼命的扭動肥臀,並且使出陰壁功,一夾一放的吸吮著大雞巴。

「啊!親弟弟……小丈夫!姐姐!又洩了!啊!……」

「啊!親姐姐……肉姐姐……我……我也射了……啊……」

兩人都同時達到了性的高潮,緊緊的摟抱在一起猛喘大氣,魂飛不知何去。

休息了好一陣子,施倩如先醒了過來,一看手錶快九點了,忙把文邦叫醒,說道:「小寶貝!快九點了,起來穿好衣服,不然你爸爸媽媽回來看見我們這個樣子,就不得了了!快……」

文邦聽了也吃了一驚,急忙起床穿好衣服,二人走回書房,相對坐了下來,如姐這時粉臉嬌紅,春上眉間,一副性滿足的模樣,於是文邦悄悄的問她:「如姐!剛才妳痛快不痛快,滿足不滿足?」

她被文邦問得粉臉羞紅過耳,低聲答道:「死相!你知道還來問我,真恨死你了!」

「如姐!妳丈夫的東西和功夫,此我的如何呢?」

「死小鬼!別再羞我了!他……他要是行的話……我也不會被你這個小色狼引誘上勾……你呀!壞死了!」

「如姐!我的艷福真是不淺!能玩到妳我真的好高興啊!」

「死文邦!不來了!你怎麼老是羞人家嘛!你真壞死啦!人家的身體都被你玩遍了還來取笑我,你得了便宜還賣乖,真恨死你了,也不來教你的功課了。」

「好如姐!親如姐!別生氣嘛!我是逗著妳玩的,妳要是真不理我,我真會被相思病整死的,妳忍心嗎?」

「活該!誰叫你老是欺負我,羞我嘛!」

「如姐!妳好狠心,我又沒有欺負妳,羞妳嘛!」

「文邦!姐姐並不是狠心,姐姐好愛你,若是我倆幽會,才可以講這些親熱話,我不但不會怪你,而且還可以增加做愛時的情趣,以後上課時千萬別講這些親親我我的話,萬一給你爸媽聽到了,那就糟了,知道嗎?我的小心肝!」

「是!我如道了!親姐姐!」

從此以後,文邦和施老師偷偷的在外面旅社幽會,不時的也和馬媽媽及蔡媽媽幽會,飽嚐三人不同的風味。極盡風流樂事。

高中畢業後,雖未考上國立大學,只考取私立大學,反正他老爸有錢,他老人家雖不太滿意,也只好付學費,讓文邦這個寶貝的獨生子去讀私立大學吧!

學校在南部X縣,文邦一來愛清靜,二來若有機會還可以帶女人回家過夜做愛,文邦就租了一間房子定居。

文邦是個風流成性而又身體強健的年青人,在台北時有三位中年婦人輪流給他玩樂,使文邦對中年婦人有一種偏好,其原因是中年婦女心理及生理皆已達成熱的階段。尤其是在性愛上的技術,是在年青少女身上找不著的。

開學後不久,房東的女兒美芳猛追文邦,使文邦在客居外地,第一次大開殺戒,玩了一個小處女。再加上和她的媽媽陳太太。

房東姓陳,年已五十,在台灣各地南來北往的做生意。不多一個多月左右回家一次,住過兩三天又要走了。

陳太太四十左右,美艷媚人,身體除了腰稍粗外,還相當健美。其女已十七歲了,就讀高中一年級,長得和她媽媽一模一樣,雖然才只十七歲,豐滿成熟,像個小肉彈似的。

在文邦住進去後一屋期,陳太太帶同她女兒來看文邦,請文邦替她女兒補習數學,文邦見她母女倆人,都生得嬌艷迷人,心中暗暗想著,房東一個月有二十七、八天不在家,房東太太一定很空虛,說不定可以把她母女倆人勾引到手來玩玩,這正是接進她們的好機會。

陳太太美好的粉臉含笑的說道:「美芳這個野丫頭,別的功課還算過得去,就是數學差,希望杜先生多多的指導她,我會好好答謝杜先生的。」

「伯母妳別客氣,指教不敢當,讓我跟陳小姐互相研究,互相指正好了。」文邦很客氣的答道。

「那太好了,美芳還不快來謝謝杜老師!」

「謝謝杜老師!」

「陳小姐!請別叫我杜老師,我本身也是個學生、妳這樣叫我真不好意思,也不敢接受。」

美芳說道:「那我叫你杜大哥好嗎?媽媽!妳說好不好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