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歡女愛

文邦這時見陳太太進房來,深恐她見自己和林媽媽的親熱勁,看了心中產生酸素作用,急忙欠身坐了起來,但卻被她按了下去,說:「不要起來了,你們兩人再溫存一陣吧!」

「陳媽媽,要不要躺下來待文邦來侍候妳呢?」

「不要啦!你們兩個昨晚可舒服透了。文邦,你也一定很累了,好好休息幾天,火力充足了再來侍候我吧!都快十二點了,起來準備吃午飯了。」

飯後,林媽媽從手提包內拿出一大疊鈔票,交給陳太太說:「陳妹,把這些錢拿去替文邦補補身體,別把我們的心肝寶貝乖兒子的身體,搞壞了就糟了!」

「林大姐,我這裡有錢嘛!我會好好照顧他的,妳放心吧!」

「妳儘量的多買點好東西給強兒吃,錢不夠就對我說,妳我把強兒當情人情夫看待,何必要分彼此呢?何況又是妳牽的這條紅線,讓強兒使我得到從未有的人生樂趣和性的享受,我還真該謝謝妹妹呢!」

「好吧!既然大姐這樣講嘛,小妹也無話可說,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」

林媽媽走後,文邦去洗了一個熱水澡,赤裸裸的走進陳媽媽的臥房,看她正換好了床單,文邦一把摟抱著她,先來一陣親吻撫摸,陳媽媽看文邦赤身露體的一絲不掛,嬌聲道:「要死了!怎麼洗好澡連衣服都不穿,一走進來就抱著人家是又摸又吻的,難看死了……」

「哎呀!我的親媽媽,妳又不是沒看過、玩過,怎麼會難看呢?來,快把衣服都脫光了,陪我睡個午覺。」

說著,就動手替她給剝個精光,文邦再將地扶抱在床上,二人互相摟抱著,又親又吻,又摸又撫地調情起來。

他倆的慾火都已高漲,文邦翻身剛剛壓在她的胴體上,陳媽媽忙把文邦推了下來,說道:「乖兒,你昨晚和林媽媽玩了大半夜,身體一定很累了,好好休息一兩天後,我和美芳再陪你痛痛快快的玩一夜,等幾天我把張太太弄來給你玩。乖兒子,聽媽的話,抱著我好好睡個午覺吧!」

張太太是一位二十五歲的少婦,生了兩個孩子,一個三歲,一個半歲多尚在吃奶,丈夫在臺北做事,一個月才返家休息三天,每個月有二十七天是夜夜獨守空閨,尤其小孩在吃奶時,小舌頭和嘴唇,猛吸吼著乳房,總是讓張太太的奶頭一陣酥麻酸癢,直接反應到陰道深處,就產生一股強烈的慾望,急需要男性的撫慰或性交,雖然不是非要性交不可,但是若有男性在身邊摟抱撫吻,是多麼美好的事啊!

張太太每晚都在上述的情況下,難以成眠,丈夫不在身邊,無人給她愛撫和安慰,只好一手撫摸自己的乳房,一手愛撫陰核和陰戶,藉著自慰來暫時滿足生理上渾身似火的慾望。

但是手指畢竟細小,根本無濟於事,所以她心中時時想著能有粗壯碩大的陽具,插幹在自己的肉洞裡面,拼命狠力的衝刺、搞弄,只要能給自己強烈的刺激和滿足就夠了。

陳太太和張太太的情形大致相同,張太太在陳太太的游說下,芳心動搖,一拍即合。

今晚張太晚餐後,打扮得花枝招展,帶著一雙兒女,來到陳太太家,大家閒談到十點,一雙兒女由陳太太帶去睡覺。

臨行時對文邦和張太說道:「文邦,你要好好的侍侯張太太,知道嗎?」

「張太太祝妳今晚能夠好好享受文邦給妳的美妙地性愛。」

聽得張太太粉臉嬌羞的叫聲:「陳姐!妳……我不來了嘛!」

文邦也毫不客氣的把張太太抱了起來,走入陳太太的臥房,把她放在床上,動手為她寬衣解帶。

張太太在被文邦抱起時,那年青力壯的男性體溫,接觸到她的身體時,使她情不自禁,她雖然不想抗拒文邦來脫她衣服的雙手,但是她畢竟從未與丈夫以外的男人玩過,心中是又怕又想。

但是為了女性的尊嚴本能的用雙手來推拒,但是阻力不大,使文邦毫不費力的就把她全身衣物剝得光光的。

「啊!別看嘛!羞死人了……」

她嬌聲哼著,粉臉帶著媚勁,微笑的粉頰上,嬌豔如花風姿迷人。

一對肥白脹滿的大乳房豐滿極了,兩粒紅豔似的奶頭,挺立在胸前,不論是摸是撫是吮是舐,特別有一番風味。她全身豐滿成熟,肌膚雪白細嫩,高突肥滿的陰戶上面,長滿了濃密的陰毛。

文邦一看那雪白的胴體配上那一大片濃密粗黑的陰毛,就知道她是一個性慾極強的女人,等一下非要幹得她欲仙欲死不可。

「張太太,妳好美呀!」

「嗯……不要看嘛!……羞死人了……」

「真的!張太太!我決不是說假話,妳的身材真美,一點都不像是兩個孩子的媽媽!」

「文邦!別再叫我張太太,聽了使我心裡發毛,背夫偷情,再被你左一句張太太右一句張太太的叫,更使我心虛膽怯,馬上就會想到對不起丈夫和兒女來,但是我心裡的苦悶和生理上的需要,又無法解決,只好做出背夫偷情的事來。所以以後我倆在一起做愛時,別再叫我張太太,不然會使我心裡有一種壓迫感。我的名字叫玉香,你就叫我玉香姐或玉香妹都可以,這樣聽來才有情調,才夠親熱嘛!」

「好吧!我親愛的玉香姐,玉香妹妹!」

文邦伸手撫摸著她的大乳房,用嘴含著另一粒豔紅色的奶頭,猛吸猛吮及輕咬著。

「哇!」一股甜乳,吸得文邦滿滿一嘴都是,文邦馬上把它全部吞吃下肚。

真棒!原來是這樣的甜美甘香,比牛奶還好喝!

於是文邦輪流的吸吮她的兩粒奶頭,一面雙手用力的捏擠那兩粒大乳房,奶汁直往文邦口裡沖射出來,被文邦大口大口的統統吞吃下肚,真是過癮極了。

張太太被文邦吸吮得渾身舒暢,嬌聲叫道:「哎呀……乖弟弟……你別再吸吮姐姐的奶頭了……我受不了啦……你先停一下,姐姐有……有話跟你說……」

於是文邦停止吸吮,先把自己的衣服,剝得光光的,躺在她的身旁,雙手在她豐滿的胴體上撫摸著。

「親姐姐,有什麼話,妳說吧!」

「親弟弟,剛才你吃了我那麼多的奶水,都快被你吸乾了,等下我兒子肚子餓了都沒奶給他吃,那怎麼辦?你呀!真貪心。」

「是的!我心愛的玉香姐姐,肉姐姐……」

「死相……」

文邦雙手輕輕撫揉著她小腹濃密粗黑的陰毛,再向下滑,但是她的陰毛實在太濃密,太粗長,把整個春洞都蓋住了。

文邦分開她的雙腿,再撥開她濃密的陰毛,這才發現她那飽滿的肥穴早已春潮泛濫,用手指揉捏她的大陰核。

「啊……」的一聲,她像觸電似的張開了那雙媚眼,看著文邦,酥胸急劇起伏,肥白的粉臀不停的擺動,粉臉嬌紅。

「啊!……你……你的手指……哎呀……好癢哇……」

文邦再把手指伸入她的陰道裡去扣挖起來。

「哎呀……我受不了啦……癢死我了……」

她被文邦摸得淫水直流,把頭伏在她雙腿中間,伸出舌尖,拿出舐吸吮咬的功夫來,舔弄著她的陰核和陰道。雙手伸向她的酥胸,揉搓捏著大乳房和奶頭,文邦這三管齊下,用來對付女人,是無往不利的。

「啊……親弟弟……你真會調請……姐姐快被你弄死了……哎呀……別咬姐姐的……陰核……啊……酸癢死了……我受不了了!我……我要洩……洩了……哎呀……」

一股滾熱的淫液一洩而出,文邦急忙大口大口的吞食下肚。

「哎呀……小冤家……你整死姐姐啦……好弟弟……好丈夫……別再整我啦……姐姐渾身難受死了……尤其……尤其小穴裡面癢得更難受……快……快來安慰姐姐吧……」

她說罷伸出玉手握文邦的大雞巴,低頭一看,「哎呀!我的媽呀!」心中叫道,好粗好長的一絛大雞巴,怕有七吋多長,二吋左右粗,尤其那個雞巴上的大龜頭,好似三、四歲小孩的拳頭一樣大,比自己丈夫的大了一倍,好一條雄偉壯碩的大雞巴!

看得張太太是雙頰泛紅,心跳個不停的說道:「小寶貝,等一下要輕一點,我怕受不住……你的太大了……」

「親姐姐……我知道……妳放心吧……」

文邦用手握著硬翹的大雞巴,對準她那兩片肥厚多毛濕淋淋的春洞,稍微用力一挺,張太太此時咬緊銀牙,嬌軀擺動著道:「啊……痛……別動……喔……痛死我了……」

張太太雙手抓住文邦的肩頭:「啊……小寶貝……你的……太大了……人家受不了嘛……輕點嘛……」

文邦一聽她的嬌呼聲,忙停止衝刺,用嘴親吻著她的紅唇酥胸。

「那就不要玩了吧!玉香姊……」

「不嘛……你又逗人家啦……我要嘛……」

文邦看的慾火高漲,不時用手揉捏著那兩粒豔紅的大奶頭,不一會,張太太被挑逗得春心盪漾,淫水直流而出,肥大的粉臀開始向上挺動,文邦知道她非常需要性的安慰了。

但是文邦怕她的小穴太小會刺痛了她,所以他把大龜頭頂在洞口不敢太用力挺進。

她的粉臀向上挺動的速度加快了,頻頻嬌喘,大龜頭感到她的春洞比較鬆了一些,文邦稍用力一頂往裡推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