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情萬種

今天她出此下策來誘惑趙正明,實在是不得已中的不得已。

她本來可以在外面交個男朋友的,但人心難測,何況這社會上多的是地痞太保,交上了這種男朋友,甜頭吃不到,苦頭反而吃得不少,不但錢被誘拐或強迫的挖空了,最後留下醜聞難以見人 。

李太太對正明拋個媚眼道:「你不但聰明過人,而且色膽包天。」

正明道:「怎麼說呢? 」

李太太道:「我發現王美芳和林千惠和你有一腿之交,哈哈!真是一箭雙鵰,總有個解釋的辦法。」

這又像禪宗的當頭棒喝,把趙正明打醒。

正明心想: 妳李太太真是高段,繞了這麼一個大圈圈,原來妳是要我摸摸妳的陰戶和乳房,高招,我趙正明若還不懂得妳李太太的美人恩,也枉了我在外面混了這麼多年,好,妳要讓我玩,我就玩得痛痛快快,逗得妳上天入地,再弄得妳求生不能求死不得,妳李太太也領略領略我趙正明的高招吧!

想著正明說道:「我只好實在表演給妳看了,讓妳見識見識一箭三鵰的滋味吧!」

這時,李太太竟然像少女般的粉臉羞紅了。

看得正明也心跳起來了,畢竟女人要像個女人,才能讓人心動,簡單的說,就是要有女人味,一個潑婦或自以為處處勝過丈夫的女人,她的迷人處還是極有限的。

正明心想: 這樣一個女人也想勾引男人,實在太自不量力,既然妳想要勾引我又不敢放開去做,不如我來挑逗妳好了。

想著,正明用手拉住她的手道:「來,我解釋一下,讓妳了解。」

正明只牽著她的手,一陣快感和喜悅已傳遍她全身的每一個細胞,她柔順得像綿羊。

兩個人一站好,正明拉她的手碰自己的陽具,然後說道:「李太太,來,實習實習。」

她竟然害羞得像少女一樣,一手蓋住胸部,一手掩住陰戶,不知如何回答。

正明知道不能把氣氛弄得太僵,趕快微笑的說道:「來,我來幫助妳。」

於是他向前,用雙手輕輕搖搖她的雙肩,說道:「李太太,妳好美,好迷人。」

李太太全身像觸電一樣的顫抖起來,看得正明又愛又疼惜,這樣的一個女人,真的比含羞帶怯的少女,迷人得多了。

正明輕柔的把李太太擁入懷中,一手托起她的嬌靨輕輕的吻,柔情蜜意的吻著她的雙唇道:「妳真是太迷人了!」

當正明吻她時,他的大陽具也頂著她的陰戶,她只覺得她是被火燃燒得迷迷糊糊,那種感受好極了,畢生從未感受到那麼的好受過。

正明心想: 真是一隻柔順的綿羊啊!

他道:「李太太…」

「嗯..」

這時,正明又憐又愛,她的雙唇已燙如火,粉臉發熱,正明知道這個女人已飢餓到了極點,只是太柔順了,好像非要自己強姦她不可,於是他想逗逗她。

他突地把她推開,生氣道:「妳要不要? 」

「正明!」

她驚叫著投入正明的懷抱,雙手死纏著他的腰,嬌怯怯地說道:「我..我..」

正明道:「李太太妳真是奇怪,妳勾引我到妳家來,穿性感的衣服挑逗我,妳的目的達到了,我接受妳的勾引,妳反而沒有什麼表示。」

李太太道:「不要羞人嘛!」

李太太擁緊了正明,她的陰戶貼在他的大陽具上,她的柳腰擺擺晃晃,陰戶被磨擦生熱,有說不出的快感,她當然不想再怎樣,經正明一說,她嬌怯地道:「要..要我怎樣? 」

正明道:「把房門關起來。」

李太太把房門關好後,不勝嬌羞的坐在床邊,她真的心亂如麻,只感到緊張刺激,心癢得難受,小穴裡像缺少了什麼似的。

這時,正明把她的手拉過來放在自己的陽具上。

李太太打了一個寒顫,把玉手又趕快的收回來,顫抖的說道:「我..我不敢嘛!」

「對不起,我只好走了。」

其實正明那裡想要走,李太太的嬌態羞態媚態,已逗得正明愛之入骨,他只不過是想逗逗她而已。

這下,李太太真的急了。

她站起來投入他的懷中,嬌羞的道:「不要走嘛!」

李太太一看正明脫了衣服,下面那根大陽具六吋多快七吋,雄糾糾氣昂昂,她整個人已如醉如痴,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,再加上熊熊燃燒的慾火,把她燒昏了頭。

正明道:「好,妳怕,妳怕是嗎? 唯一的辦法是我幫妳脫衣服,妳好像什麼都不會? 」

正明說著,就幫她脫掉衣服。

李太太的衣服被正明脫光之後,第一件事就是投入正明的懷抱,兩隻玉手像兩條蛇一樣的死纏不放,口中哼出了聲。

「唔..正明..嗯….」

李太太舒服得靈魂都出了竅,她的一對乳房壓著正明的胸脯,陰戶緊貼著他的大陽具上磨下擦,已經飄飄欲仙。

看得正明同情之心油然而生,這位久曠的李太太也實在太可憐了,同情之心一起,加上惜意和憐意,他也用雙唇熱烈的吻著她。

李太太嬌哼:「哼..嗯..」

她舒服得全身顫抖,幾乎要昏過去。

正明被她纏得沒辦法,只得抱住她的腰一用力,使她懸空移了,三步到了床旁,再把她壓在床上 。

「啊..正明..」

正明躺在她身邊,他伸手輕撫著她的陰戶,陰毛長長的,正明把陰毛撥開,找到了桃源洞口,果然已濕淋淋的。

她只感到正明的手像一團烈火在燙著她的陰唇,當正明的手指伸入她的小穴時,全身一陣痙攣,又舒暢又難過。

她這時只想抱住正明,想要翻身來抱他,誰知他早已防到她這一招,用另一隻手按著她的右肩,使她不得亂動,她呻吟著:「正明..我..我要….」

正明本來想好好玩她一陣,看她這樣子,非先給她一次的滿足,無法成其他的事了,於是他翻身上馬,壓在她身上。

她雙手抱著正明,已呻吟起來了,正明把陽具對準她的小穴,緩緩的插進去。

「啊..痛..正明..痛….」

她已痛得粉臉發白,頭不停的搖擺,全身顫抖著,一雙小腿抽搐地亂伸縮著。

弄了半天才勉強把一個龜頭塞了進去。

李太太嬌叫道:「正明..哎呀..你..你的大陽具..太利害了..痛..我怕..唔..我..」

正明道:「李太太,很痛是嗎? 」

她嬌呼浪叫道:「很痛..熱..唔..很癢..不..很麻..嗯..很爽快….」

正明再用力一挺。

「啊!」

李太太在” 啊!” 的一聲中抽搐了幾下,竟然昏迷過去,口吐白泡泡,胸脯加速的起伏。

正明的大陽具不過進了三分之一。

他真搞不懂,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,小穴像少女那麼小,這也難怪,李太太丈夫的陽具硬起來才兩吋多,像一條小香腸,而李太太這一生她的小穴唯一僅有能吃的,也只有這條小香腸,何況她的陰道又是羊腸小道型的,難怪她的小穴還像是少女一樣的緊。

正明也感到非常的好受,他的陽具被緊夾著,既溫暖又舒服,沒辦法他只好磨起來。

他小心翼翼的磨轉,果然生效,李太太又哼哼呀呀起來了。

「正明..啊..美死了..哼..你好狠..要..強姦..啊..想把我姦死..嗯..壞人..正明..唷..」

正明一邊磨一邊用口含住她的乳頭,舔得李太太又快活起來。

「嗯..嗯..美死了..啊..用力點..正明..啊..用力點..啊….」

正明一聽李太太叫用力點,他真的用力一插。 “滋!” 的一聲。

「啊!」

李太太又抽搐起來了,嬌口微張,氣喘如牛,大陽具還有兩吋沒有進小穴裡。

正明想想也不是辦法,今天動了憐香惜玉的念頭,對她處處體貼小心,這樣弄下去,不知何時才能有個了結,不如殘忍一點。

於是沒命的又抽插了幾下。

「啊!啊!」

李太太嬌軀顫了幾顫,又昏迷過去。

正明這時候才真正的憐香惜玉,用塊布來擦李太太嘴邊的口水,很深情的輕吻著李太太。這時候,他才聞到李太太的身上,散發出一股說不出的又很特異的體香。

入鼻又香又舒暢,他吻著她的粉頰,這一張迷人的臉龐,他吻著她鼻尖的汗珠,吻著她的紅頰,像一個鐘情的少男,吻著一個懷春的少女。

李太太被他吻醒了說道:「痛死了,你好狠心!」

正明對她柔情萬千口中,卻說道:「妳再說,我就抽出來!」

「不要!不要!」

她驚慌的雙手緊抱著正明,緊緊的用盡了平生最大力氣,深怕正明真的抽出來。

「不要生氣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