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情萬種

「沒有啊!我都是睡下面讓男人幹的,或者我騎在上面用穴弄陽具的,其他的沒弄過。」

「這樣插穴妳會很舒服的,不信妳試試看!」

「你要幹屁眼,我可要打你唷!」

「好嘛!妳試試!」

正明叫她屁股翹起來,她心中有點緊張,心想: 這一定是幹屁股!沒辦法,只好把屁股翹得高高的 。

正明一見這白嫩肥圓的大屁股,光滑得和嫩豆腐一樣,用手去摸,好細好滑。

千惠道:「你怎麼老是摸屁股? 怪癢的,要幹穴就快點!」

正明用手摸摸她的嫩穴,道:「這不是把小嫩穴露出來了嗎? 由後面頂進去,叫妳舒服。」

說完後,一手提著大陽具,一手摸著她的屁股,把龜頭對準穴眼磨了兩下,就用力一頂,千惠的穴裡” 滋!” 的一聲,大陽具全部進去了。

千惠感到穴口一張,大肉棒一頂到底,叫道:「哎呀!弄進來了,好漲,好要命!」

「沒騙妳吧!弄得是什麼地方? 」

「好人,這是穴啊!沒錯!」

正明挺起陽具,對著穴裡連頂數下。

千惠感到這種味道完全不一樣,這樣插實在很舒服,大龜頭在穴裡,本來在下面的那一面跑到上面來了,而上面的那一面跑到下面來了,好美好美的感覺。

正明見穴眼張得大大的,騷水也流出來了,就摟著嫩屁股,狠狠的把大雞巴向穴裡抽插,每頂一下必頂到底,向外拔時必把龜頭拔出穴口外,再連連抽插。

千惠招架不住了,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,穴裡要什麼味都有,漲痛麻美酥爽,樣樣齊全,正明的肚子碰在她的屁股上,” 啪!啪!” 的響個不停。

千惠浪叫了:「正..明..哥哥..我這小..小穴..真是舒服..哎呀..花心上..哎呀..漲得要..命..哎呀..好..好好..大力啊..唷..對..哦..破了..哎呀..好..用力..會弄死..我啊..我的天..哎呀..唔..這..這是什麼..味啊..好美….」

正明看她浪得上天了,頂得更狠,並且由後面把她的兩隻大乳房用手捧著,一面頂穴,一面摸乳房。

她的乳房被抓住,乳頭也被捏出來了,穴裡又一緊一張的在痛快,接著大聲浪叫:「好哥哥..會..幹穴的..好哥哥..這小穴..要被你..唔..頂破了..浪穴的水..都幹出來了..嗯….」

正明又是頂又是搖擺,這樣騷水會越流越多,就問:「小浪穴,這回夠嗎? 」

千惠喘著氣道:「有啊!好,夠勁!你怎麼這麼會幹,花樣又多!」

正明道:「妳的屁眼也漲得鼓鼓的!」

「壞心腸,老是想人家的那個幹嘛? 」

「現在要是幹屁股,陽具上有水,一頂就進去了!」

千惠害怕的要求道:「好哥哥,親丈夫,不要幹屁眼,我好怕,求求你放過這次,等下次我有力氣再給你好嗎? 」

正明見她講得可憐,也不忍心,就道:「心肝,妳不要怕,我不會弄的。」

千惠道:「你真是我的好哥哥,我不是怕你,是怕你胡來,屁眼弄壞了,不能大便也不能看醫生,多丟人 !」

「小浪穴,這樣幹好不好? 」

「好啊!太美了,你怎麼會這麼多? 」

「現在再抽插好嗎? 」

「好啊!快頂!好癢!」

正明又連連狠狠抽插,千惠的穴心一直” 卜滋!卜滋!” 的在響,頂了一會,又把大龜頭頂在花心上,正明的屁股上下扭擺著,專磨花心的嫩肉,使她感到龜頭在磨花心,屁股往後直迎,並且浪叫道 :「哎呀..花心..嗯..花心破了..這怎麼能..磨啊..唔..花心都..都是嫩肉啊..唔..要流出水來了..哎呀..我吃不消..再..用力..頂..嗯….」

正明見她要再頂,知道她又要丟精了,就拼命的狠幹起來,浪穴這回變了個聲音” 卜卜滋!咕滋!噗滋!” 連響著,騷水往外直冒,流了一地都是。

千惠浪叫道:「哎唷..我的天..我的上帝..唔..怎麼這麼..美啊..大雞巴哥哥..美死了..我的穴..好會響..嗯..連..連大門外..都聽見了..麻了..酥麻..嗯..」

正明見她浪得簡直無法控制了,知道馬上要丟精了,就把龜頭頂在花心上,磨兩下,再頂三下,剛磨第二次。

千惠人快倒了,身子抖了兩抖,” 咕咕滋!咕咕滋!” 嫩穴一陣奇癢,白漿向外直冒,正明又連頂了數下,身子也一酥麻,精液射在花心上,千惠被他的熱精一燙花心,身子也搖了幾下,就有氣無力的道 :「唷..這回我..死定了..不..不能動了….」

她一說完,人就伏下,又要向地下倒,正明見到就把她抱住放在床上,她倒頭便睡,正明幫她把精水擦擦,可是他也無力了,還沒有擦完便倒在她的身旁睡著了。

這一次的幹穴對她來講,是由開始到現在和男人弄,第一次真正的爽快,所以一直出精,在他來說,也是最痛快的一次,所以也累得厲害。

兩人抱在一起睡著了,正明一手摟住她,一手放在她的乳房上,兩人都是大開著腿睡覺,這幅睡相讓人看了,就知道他們是幹穴幹累了才睡著的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他被搖醒了。

只聽千惠道:「正明,起來,隔壁李太太找你。」

他張開雙眼起床,迷迷糊糊的問:「誰是李太太? 」

「就是隔壁李經理的太太。」

正明隨著千惠走出了房間,到了客廳一看,原來和他們的公寓門對門的李太太,他揉揉眼睛清醒一下,才在沙發上坐下。

正明問:「李太太有事嗎? 」

李太太道:李太太道:「趙先生,我想麻煩你一件事。」

「什麼事? 」

「請你當家教教素心數學,每星期兩次,每一次兩個小時,一個月給你八千元好嗎? 」

千惠在一旁鼓掌道:「好啊!這種待遇真好,有我半個月的薪水,傻瓜才不會答應。」

「那麼,請趙先生到我家坐坐。」

千惠代正明回答:「正明,也好,你去看看再說。」

正明應了一聲,換了衣服,就和李太太出了房門。

李太太走進大門,開了房門道:「正明,請進。」

對這位李太太正明是很熟悉的,據說她的丈夫是一化學工廠的總經理,才五十歲光景,頭頂已禿了一半,聽說在外面還有小公館,人長得肥肥的,肚子凸很高,個子並不高大。

而李太太的身高也是屬於適中型的,大約有一百五十六公分高,年齡大約三十一二歲,據說她丈夫四十歲才娶李太太為妻,李太太當時才二十一歲,所以夫妻之間才相差十九歲之多。

進入了李太太的公寓,才相信他們確實有錢,客廳裡的裝飾品一切都是最高級的,連沙發都是歐美貨,美極了!

「正明,你坐啊!」

正明坐了下來,感到非常爽快,畢竟價格高昂的沙發,有其令人舒服的理由。

李太太拿了一瓶外國香檳在客廳開了,當” 砰!” 的一聲,香檳的瓶蓋開了之後,立刻冒出了白泡泡。

李太太像早有準備,白泡泡一噴出來立即用大杯子盛著,等白泡冒完了,才倒一杯給正明。

他向李太太問道:「這是香檳酒嗎? 」

「是啊!」

正明接過杯子碰到了李太太的玉手,他試飲了一小口,真的很好喝,甜甜的葡萄味很濃,他再喝了一大口,把杯子放在小茶几上,等李太太開口。

李太太並不坐下來,反而說道:「你坐坐,我去換件衣服。」

正明真是感到奇怪,女人家對衣服真是敏感,要外出一定要換件衣服,回到家中又要換件衣服。

李太太走到客廳來了。

她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衣,沒有穿褲子或裙子,只穿了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粉紅色三角褲,她不戴乳罩,所以雙峰隱約可見。

正明心想: 真是走桃花運了,又碰到一個獨守空閨性飢餓的女人了。

奇怪的是,為什麼李太太會自己送上門來?

正明那裡會知道,李太太早就注意他了,因他的陽具太大,平常時就有三吋多,常常有跳出運動褲的可能,李太太看了就垂涎欲滴。

李太太在正明的身旁坐了下來。

正明突然想起,人家刻意打扮目的就是給自己看的,自己若是沒興趣看,豈非辜負了美人恩,唐突美人,真是罪過。

正明問道:「素心呢? 」

他邊說邊用眼睛虎視耽耽的看著李太太的一對乳房,坦白的說這對乳房美麗極了,又是梨子型的,那種乳房據說是妙品。

李太太被看得芳心大跳,說道:「素心去她外婆家,要很晚才會回來。」

「哦!」

正明說著,轉看她的三角褲。

原來是粉紅色的洞洞三角褲,是小得不能再小了,也許因為太小了,連陰毛也無法全部包住,因為是洞洞的原因,有些陰毛不聽指揮,都跑出洞口外明目張膽的對人微微笑。

她的陰毛不多也不少,很細很長,可能比千惠更長,肌膚沒有表妹美芳那樣雪白,卻也晶瑩光滑,又細又嫩,最美的要算小腹,平坦極了。

李太太被正明看得不自在,她不是個淫浪的女人,可是丈夫自從肚子凸挺之後,本來只有兩吋多的陽具,縮只剩一吋半。

一吋半就一吋半吧,有總比沒有好,可是丈夫自從金屋藏嬌之後,就冷落了她,她本來要抓姦的,可是後來一想,覺得那樣的丈夫,誰要就給她好了。

何況,丈夫把工廠裡的股份百分之八十都登記給她和女兒,就算是抓到了姦,也只有吵吵鬧鬧而已,沒有結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