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情萬種

剛問完,千惠的胳肢窩就感到正明的下顎伸過來了,嘴上鬍鬚好扎人,一扎一扎的在吻著,在揉著。

千惠舒服得直叫好哥哥,心裡也在想: 他的功夫真的到家了,這麼會吸吮,陽具這麼大,雖然有這麼多優點,可是自己沒抓住。想到這裡,千惠把心一橫,我總要想法子把他弄到手 。

正明為了討好千惠,今天的功夫特別賣力,在胳肢窩裡吻舔吸弄了一會,又向下舔,舔吮到她的腰部了。

千惠心想: 又快到小腹了,再往下去,嫩穴就要被吸住了。正明咬住她的腰,輕輕的用嘴唇一口咬住,又連連揉了幾下。

千惠身子一麻,下面的嫩穴裡又流出一股水來,正明繼續的咬揉。

千惠忍不住就說:「親哥哥,我太美了,快把陽具放在我的臉上,我要吸吮它!」

他倒過身來,千惠平臥著,正明就坐在她的臉上,大陽具對著她的嘴,這樣倒過來騎上。

正明的頭正好在千惠兩胯間,她的嫩穴正對準正明的臉。

一股香水味飄輸進他的鼻子裡。

正明發出一個會心的微笑,原來她的下部噴滿了香水,大腿腹部屁股嫩穴都是香的,正明就在她的兩胯間,用鬍鬚輕戳著。

千惠舒服得把雙腿高翹,勾住了他的頭,他的大陽具已被她捏住了,她用嘴先舔大卵蛋,舔著舔著,一口吸住大卵蛋,一個卵蛋被她吸入嘴裡了,正明全身舒暢。

正明雙手抱住她的白屁股,嘴對著陰唇用舌尖輕舔,一邊一下,兩片陰唇舔得紅紅的,千惠一面哼著,一面捏住大陽具,專門吸吮卵蛋。

正明舔陰唇,越舔越重也越快,千惠吸吮卵蛋,也吸吮得很妙,左邊一個吸在嘴裡舔了數口,急急吐出,又把右邊一個吸到嘴裡連舔數下,正明被吸吮得大陽具硬得青筋暴跳。

千惠用力捏著大陽具,正明一口把千惠的兩片陰唇一口咬在嘴裡,千惠也把他的兩個卵蛋一齊吸進嘴裡。

這時,正明的舌尖伸進千惠的穴裡,千惠握著大陽具,一口把龜頭含進嘴裡。

正明對著穴眼上連舔數下,千惠也把正明的大龜頭連吮幾口,忽然正明向著千惠的穴口上的一個小洞上,用力一吸。

千惠吐出大陽具,” 哎唷!” 一聲道:「那不能吸呀!那是尿孔,尿會吸出來的。」

正明也不管是什麼眼,用力的猛吸,千惠拼命的忍住,想用手去推開正明的嘴,又不夠長,只好由他去吸了。

千惠盡量的忍住,怕尿會被吸出來,又用力捏緊他的大陽具,大龜頭上的馬眼,一粒亮晶晶的水珠像一顆玻璃珠一樣,千惠就伸出舌尖舔到嘴裡,一口吃下去。

正明的陽具暴漲得越厲害,千惠穴眼的水也流得越多,舔完正明馬眼上的水,千惠就輕咬著大陽具,一手捏著卵蛋,正明舔完千惠的尿眼,又來吸吮陰核,紅嫩的一粒陰核也不知怎的,又被他吸到嘴裡來了。

她被吸吮得將頭亂擺,口中浪叫:「怎麼專吸人家最癢的地方,別舔了,舔久了會上癮的,人家天天都想給你舔,稍重一點..啊..舔到屁眼了..要命..」

正明舔到她的屁眼,千惠的屁眼往裡直縮,正明用力吸了一口,屁眼吸翻了,翻出來的一節紅紅嫩嫩的,正好能夠用嘴唇咬住。

千惠叫道:「哎呀!屁眼吸出來了,這會兒連腸子也會吸出來的,好哥哥,你要我死啊,屁眼麻了..」

正明見千惠的屁眼出來一節,就用舌尖在吸出來的那節眼裡,向裡塞得她亂抖。

千惠浪叫:「這怎麼能塞舌尖? 」

千惠浪叫也不能止住渾身的癢麻,一邊吸吮大陽具一邊叫,一邊心在想: 他舔我的屁眼,我來舔他的。」

想著就向上伸了舌頭,把嘴對著他的屁眼,正明感到千惠也來舔自己的屁眼,不由的屁眼往裡一緊。

千惠用力的對著屁眼上狠狠一吸,正明的屁眼也被吸出來了,好癢好癢,正明有這種感覺,身子就亂抖。

千惠狠狠的吸,吸得正明實在受不了,他停止吸吮她的屁眼,又對著穴眼猛舔。

千惠也放掉他的屁眼,咬住大龜頭,一口口的吸吮,又吸吮大卵蛋。

正明把舌尖伸得很長,用力向千惠的嫩穴裡用力塞,千惠把屁股向上直送,希望正明塞進去,他的舌尖塞到她的嫩穴裡,就把舌尖伸進伸出的弄著,塞進去一下就舔一下,拔出來後,又向陰唇咬一下,這樣連連塞弄著。

千惠舒服的” 嗯!嗯!” 叫個不停,小嫩穴被弄得比用大陽具還要爽快,她也想出了辦法來弄大陽具,一口把龜頭含在口裡不放,連連的吸吮,一手握住大陽具的後面,用手連連套動,一手捏住大卵蛋,揉捏起來。

正明舒服得快要倒下來了。

千惠的穴也舒服得快要上天了。

小嫩穴裡” 滋!” 的一聲,流出了陰精,射了他一臉都是,正明的陽具又是吸吮又是套動揉捏,也控制不住了。

一股濃精順著馬眼向外直噴,都射在千惠的嘴裡,千惠像喝牛奶一樣,一口口的吞到肚裡去,兩人玩了很久,都射精了。

千惠就問正明道:「好哥哥,你天天幹,大雞巴裡怎麼還有這麼多精水? 」

正明道:「妳看看,妳的也不少,噴出來這麼多。」

「你這人真是的,快給我擦擦。」

「妳也給我的大雞巴擦擦。」

「都吃光了,你那東西上還有嗎? 」

吸吮舔弄,兩人都射精了,同時都有點累,千惠急忙上了廁所,把忍住的尿尿出來,經過了這樣的玩法,兩人的興趣提高了許多。

千惠輕聲問道:「你真是我的好人,這些天都把我想死了,玩得都流出水來了,我的嫩穴還沒有吃到大雞巴。」

正明道:「雖然射了精,我還可以弄啊,不信妳看看,這肉棒又硬了。」

千惠看看正明下面的大雞巴,真的又開始翹了,就用手握道:「你的性慾怎麼這麼強? 剛射精又硬了,我真的有點吃不消。」

「如果妳累了,可以休息一下。」

千惠在他的臉上吻一下,道:「對我倒是滿體貼的,不知道是真心還是假意。」

「妳這人真是,對妳好也不是,我要怎麼做? 」

「故意逗你的,可別當真。」

正明摟住千惠狂吻起來,她也吻著他,並把大腿翹在他身上,正明把她的大腿放在腰部上,推了推她,叫她睡平,正明的身子斜過來,兩人的胯下夾在一起,正明的小腹正好對上,推了推她,叫她睡平,正明的身子斜過來,兩人的胯下夾在一起,正明的小腹正好對著她的小腹下面。千惠也向他的身上靠攏過來,那根硬挺的陽具正對著她的穴口上。

千惠道:「這樣會頂進去,你好壞!」

正明道:「妳有這樣弄過嗎? 」

「沒有,只有你,什麼樣都能弄進去,你好壞!」

正明覺得她沒動,就把大陽具向穴裡頂。

頂了幾下,龜頭頂進穴眼裡了。

「你頂什麼? 大龜頭頂進穴眼裡啦。」

「我也感到有些熱熱的,龜頭好像套了個東西。」

「你少蓋,想幹穴就講明,偷偷的弄進去,不要臉!」

「我是想要這樣插進去,抱著妳睡一會,休息了再抽插。」

「要插就全插進去,放在裡面泡著好了。」

正明就把陽具一挺,大陽具都頂進嫩穴裡了,千惠把嘴一張,嫩穴裡已塞得滿滿的漲漲的,他覺得已經插進去了,就一手撫摸著她的乳頭,她的嫩穴裡又是緊又是漲,很舒服,她道 :「放在裡面泡一下,我們聊天。」

千惠道:「我告訴你老實話,你丟不掉我,也丟不掉王美芳,要我們三人公開,就看你怎麼處置,我那個未婚夫要不要都沒關係,我最愛你這套功夫,陽具花樣多又會吸吮,就是要我死,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。」

正明道:「沒那麼嚴重吧!不管怎麼樣,我都會為妳想辦法。」

千惠問道:「你給美芳舔過嗎? 」

「沒有啊!她只是要幹穴,叫她吮陽具她也不要。」

「由今天開始,我和她一人一天,你做不到也得做,如果你能答應我,我會讓你感到意外高興。」

「什麼意外的高興? 先告訴我。」

「你老是想人家的屁眼,你答應了我給你。」

正明聽了精神來了,他道:「現在給我好嗎? 」

「先給你,你表妹一回來,就將我忘了。」

「絕對不會的,不相信,她等會回來我就和她說,她不願意,我今夜就和妳睡,看她怎麼辦!」

「你講得很好聽,見著美芳又要變樣了。」

正明急了就大聲的說:「如果我騙妳,我會死。」

「發誓幹什麼? 和你說笑的!」

「前幾天是她纏得我很緊,所以沒找妳,由現在起,一人一夜,不管妳那屁眼給不給,都這樣決定 。」

「這才叫有良心,反正我會給你的。」

千惠說完就吻他一下,正明這時把陽具輕輕晃了幾下,她感到穴裡有點癢癢的,又感到有東西在頂,道:「你用暗勁幹穴是嗎? 」

正明笑道:「是啊,泡太久了,硬得難過。」

「先把陽具拔出來,讓我看看,再幹進去好嗎? 」

整根的陽具上面都是騷水,千惠一看大陽具泡得變白了點,也大了許多,同時奇硬的,問道 :「泡這麼久了又要幹穴,小穴要弄破的。」

「妳喜歡大的,這樣不是很好嗎? 」

「大是大,不會頂有什麼用? 」

「好嘛!小浪穴,我這次不把妳頂慘,妳不知道厲害!」

「吹牛啊!上次弄得多沒勁,還要我自己頂出來,記得嗎? 」

這時正明叫她趴在床邊,提起大陽具站在她的屁股後。

「你又要搞什麼花樣? 這樣不是要幹屁眼嗎? 我不幹!」

「不是呀!是幹穴!妳試試,決不會偷襲妳的屁眼。」

「幹穴那有這樣弄的? 我不幹!」

「哎呀!妳怎麼這麼小心眼? 我不會整妳,妳以前沒這樣弄過嗎? 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