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情萬種

「我看你要天天吃我的大餐還要加上一點點心,將來會累得不能動了。」

「快過來,表妹寶貝,我先摸摸穴好了。」

美芳把腿分開,肚子向前挺著,就看到正明笑嘻嘻的伸過手來在她的穴上摸了一陣,然後拉起了她的幾根穴毛,只是在笑著。

美芳道:「哎呀!你怎麼抓穴毛呀? 」

「我看看長一點沒有? 」

「天天給你摸,穴毛比以前多了好多,怪不得人家說女人的穴要常常給男人摸,穴毛會多長!」

「毛多的女人比較騷,我喜歡這樣的 。」

美芳這時轉過身來,放了水盆打了一盆水,在穴上沖了沖,道:「等我先沖一下,穴水被你摸得直流,沖好了就給你玩。」

這時正明也用毛巾在美芳的穴上擦了擦,然後由水中站了起來。

正明看著美芳好一會兒,雙手往浴盆的邊上一趴,屁股翹得好高,腿也張著。

美芳道:「來吧,我已經準備好了。」

這時看見正明的陽具只是硬,他走到美芳的屁股後面,用手拿著陽具,就用硬陽具在她的屁股上打了兩下。

美芳笑道:「死相,你怎麼用陽具打人? 」

「我看見妳的屁股好嫩,打兩下過過癮呀!」

「死鬼,我快癢死了,快弄進來呀!」

這時候正明就用手拿著硬陽具,在美芳的穴口上揉了幾下,就是猛力的一挺,硬雞巴就塞到穴裡去了。

美芳道:「哎呀!頂得太重了,穴會爆炸了!」

正明也不說話,用手把美芳抱著,就在後面猛頂著。

千惠看得穴裡直發抖,同時穴中的騷水也不斷往外流。

她心想: 這事情真的不能想和看,看得真會使人發狂。她不想看,但是又捨不得離開,就用手在自己的穴上堵得緊緊的。

她這時看到正明弄得好有勁,美芳也亂喘亂叫著。

「啊..啊..穴好舒服..再大力一點….」

正明聽了,用雙手把美芳的兩個奶子用手捧著,下面用力的在猛頂狂插。

不一會就聽到美芳的穴好響好響的淫水聲。

半個小時以後,正明和美芳洗好了澡,千惠聽到浴室的開門聲,也不敢再看了,連忙跑回樓下來 。

他們兩人回到床上,光著身子摟在一塊,不久兩人也就睡著了。

自從他們兩人弄上後,接連幾天,兩人都分不開,每天都在美芳的房間裡,她性慾很強,每天都要弄她兩三次,他有的是精力,又加上他那奇大的陽具,弄得她如痴如醉。

千惠自從那一夜和他弄過一次,也時時在想念那大陽具,可是近來這幾天,正明都在陪美芳,千惠也無法和他接近,看兩人情形心裡也明白,雖然明白其中內情也無法說出來,只有看在眼裡酸在心裡。

這天下午美芳出去了,交待千惠晚上不回來吃晚飯,千惠坐在客廳拿著報紙在看,正明由房裡走出來,穿了件睡衣。

千惠一見正明進來了,馬上站起來用一種怨恨的眼光看著他,正明心裡也明白,千惠馬上就要出去。

正明道:「千惠,怎麼啦? 和誰生氣啊? 」

千惠道:「那裡生氣? 就是生氣,也只能生自己的氣,怎麼生別人的氣呢? 」

「我知道,妳是在氣我。」

千惠馬上說道:「我怎麼敢? 現在你是嬌客了,有了新人忘舊人,良心很好。」

「我並沒有忘記妳呀,是美芳天天纏著我。」

千惠諷刺道:「現在不需要我幫忙了。」

「別生氣了,我向妳道歉,對不起。」

正明笑著對她彎彎腰,就要抱她。

千惠很快的跑到一邊說道:「不要來這一套,要是被你的表妹看見了,你就慘了。」

「不要這樣,我心裡總是有妳的,一輩子也忘不了。」

「我說你們男人的嘴很甜,是吧? 」

「這不是甜,是真心話。」

「我問你,你和你表妹弄上了我不管,可是這些天來,你有來找過我一次嗎? 」

「說實在的,我天天都在想妳,可是美芳把我纏得很緊,一分鐘也離不開。」

「她離不開你,我就離得開是嗎? 和你發生過一次關係,我天天都難過,而你一點安慰也沒有,我多傷心啊!」

正明見她痛苦,心裡也十分難過,走過來抱著她,親熱的吻著。

千惠道:「不要為了我影響你們的事!」

「不會的,來,讓我好好摟著妳。」

千惠也沒有拒絕,也沒有說話,倒在他懷裡,正明用力摟著她,又熱烈吻著。

正明的擁抱幾乎使她透不過氣來,千惠軟綿綿的讓他摟著,口中只是喘氣,吻著摟著,他的手在她的身上上下撫摸著,享受著這種愛的刺激,千惠失去了控制力隨著正明擺佈。

經過多日不見面,千惠渴望著這麼一天,今天造成了重會的機會,兩人都會把握的,正明摸到她的下面,那個肉洞已經水汪汪了。

千惠道:「我們到房裡去吧。」

正明抱起千惠走到房裡去,把她放在床上,千惠躺下去後就說道:「今天你要好好對我,讓我享受一下。」

「當然,我會讓妳滿足的。」

正明先脫光了衣服,再給千惠脫她的衣服,脫掉後看到他那根肉棒早已硬了,千惠用手摸摸陽具,又粗又硬,愛不釋手。

「這根肉棒迷死我了,過來我看看。」

「摸到手裡還要看? 」

「當然要看,我看是不是被你那小表妹吃得變小了? 」

「她才吃不小呢!每次她都要插,每次插進去她又要鬼叫鬼叫的。」

「你的東西大啊,和我弄我也會大叫。」

「妳這幾天沒弄過,那妳怎麼辦? 」

千惠罵道:「你以為只有你是男人? 哼!天下男人多的是。」

「好,好,妳怪我跟美芳弄,這麼說,妳一定和別人弄過了? 」

「如果我和別人弄,也是你逼的。」

「我怎麼逼妳嘛? 」

「你天天和她弄,難道我的穴不會癢? 我癢了要不要找別人弄? 」

「忍一忍等我嘛。」

「放屁!我還要忍呢? 我也沒找別人,和我未婚夫弄了幾次。」

「那是應該的,妳給他弄過癮嗎? 」

「不能講過癮,總比沒有好,最起碼可以止止癢。」

「讓我看看妳的穴有沒有被弄壞了? 」

「死相,他才不會弄壞呢,他的東西很小,功夫也沒有你的好。」

「難怪了,這些天,天天晚上都不在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我不在? 」

「有兩天夜裡兩三點鐘,我和美芳幹穴,弄得不太舒服,她睡了我到妳房裡找妳沒有人,現在我才明白。」

「你真的來找過我? 」

「當然是真的,妳剛剛還罵我沒良心,這回可被我罵回來了!」

「好哥哥,別這樣吧,我去找他也是受你們影響的。」

「反正妳有理,我講不過妳。」

「不說這些了,今天我會對你很好,讓你隨便弄好嗎?」

「先給我吮大雞巴。」

「你和表妹她也給你吮嗎? 」

「她不會,我叫她,她不要,弄穴時我摸她屁眼,她不要。」

「你就是壞,穴給你了還想玩屁眼,你真是壞!」

「我才不壞呢!妳的我也沒弄過!」

「是我不給你,如果給你,你一定弄進去。」

「現在來幹一次好嗎? 」

「幹穴可以,幹屁眼不要,會痛死人。」

「我會輕輕的弄,不會讓妳痛。」

「好人,真的不要幹我屁眼,以後我會給你,不是今天,今天玩穴,我等了這麼多天,就是想你那套吸吮的功夫,好人,我想死了,快給我舔一次,再幹進去。」

正明覺得千惠比美芳會享受,也比美芳要成熟要騷浪些,要是找女人,還是找千惠比較好。

幾天沒接近她,正明心裡有點抱歉,所以今天特別的對她好,他由臉上一步一步往下吻,吻到胸部。

正明就吸住她的乳頭輕輕吸,又用舌尖頂著乳頭的四周,一點一舔,另一手捏住另一個乳頭。

千惠被吸吮得全身毛孔齊張,她的嘴只是” 嗯!嗯!” 的哼著,忽然正明放開了乳頭不吸了,也不舔吮了,她馬上有空虛的感覺。

千惠問道:「你怎麼啦? 要整死我,人家正舒服,你又不吸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