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情萬種

「你老是愛這樣,你把衣服解開幹什麼? 」

正明趁她在講話之中,很容易把她身上的衣服脫光了。

「你去把門關好,要是被千惠看見了,多丟人。」

「千惠要是來了,連她也脫掉!」

美芳笑道:「你真不要臉,她要是知道了,一定會罵死你。」

正明把門關好,很快的抱住她,脫掉上衣的美芳,兩隻奶子露在外面,和兩粒水蜜桃一樣 。

正明用手輕輕撫摸著,摸得她渾身舒暢,雙手游動的他,輕輕捏弄乳頭。

美芳的乳頭硬突起來,好像兩粒櫻桃,好美,好動人。

正明的手好像有電流一樣,她也像是觸了電,全身都在顫抖,口中喘著長氣。

「表哥,我好癢,摸重一點!」

正明就稍稍加重一點力,揉摸雙乳,揉得美芳快坐不穩了,身子往下倒,他也被壓得麻木了 。

美芳輕喘著道:「好表哥,抱我上床。」

正明抱起美芳送到床上,自己趴在床沿,繼續揉捏雙乳。

美芳失去了抵抗力,只有口中在喘氣。

他摸著乳房,一手向她下部摸,美芳稍微動了兩下,也沒有加以拒絕。

正明把手伸進她的三角褲裡去,美芳的小腹下面那塊突出的陰戶,上面長滿了毛,這些毛很短但是很多。

正明在想: 千惠的毛長得比她多。

美芳在想: 他摸我那裡,恐怕要弄我。

正明自己脫光了衣服,全身赤裸著,下面那根陰莖翹得高高的和鐵棒一樣,美芳看了臉都紅了,罵道:「死表哥,你脫光了幹什麼? 」

正明把陽具挺向美芳道:「我這東西給妳看看,表妹,幫我摸摸。」

「誰要摸你的東西,那麼大,好怕人,還會翹。」

口中雖說不要,美芳看見龜頭那麼大也發亮,就伸手一把握住了,輕輕捏捏。

正明見她捏住了大陽具,伸手就脫美芳的三角褲,她沒有抗拒,很快的脫下來了。

她羞紅著臉閉著眼睛叫道:「哎呀!不要這樣,壞表哥。」

正明脫了她的三角褲,白嫩細潤的皮膚,高聳富有彈性的乳房,細腰豐臀,再配上一雙修長的玉腿,真是天生尤物。

正明以前也吻過美芳,也摸過她的乳房和陰戶,但那只是隔著衣服,一直沒有讓自己看清她的身材 。

美芳的陰戶非常豐滿,聳得高高的,陰毛短短的,長在小腹下,兩片鮮紅的陰唇生得那麼美嫩,這幅惹人發狂的赤裸少女,已經把正明逗得如醉如痴。

正明伸手就向她的嫩穴上摸去,美芳也慢慢的叉開雙腿,口中說道:「表哥,輕輕的摸啊!」

正明見她那副又想又怕的表情,心裡實在有說不出的高興,他道:「妳不要怕,我不會摸痛的。」

「摸外面就好,手指不要插在裡面。」

「妳自己有插進去嗎? 」

「我有時也想插進去,可是手指一塞就痛,所以不敢插進去。」

正明拿著自己的大陽具對著美芳道:「用這東西塞進去就好。」

「不行,那麼粗,那麼長,怎麼能塞進去? 」

正明摟住美芳道:「讓我塞塞看好不好? 」

「不行啊!人家的洞很小又沒弄過,怎麼可以呢? 給你摸已經對你很好了,還想弄進去,你真壞 !」

「妳真的沒開過苞? 」

「你實在是會氣死人,我和誰呀? 除了你摸我吻我,我從來沒有和別的男人親熱過。」

正明心想: 今天一定要弄到她。就往回的撫摸著她的陰戶,美芳被撫摸得嫩穴上像是許多虫虫在爬行一樣,又癢又舒服,心裡也很奇怪,為什麼自己摸沒有這麼舒服?

「好表妹,讓我用龜頭給妳磨磨好嗎? 」

「不要!你會弄進去。」

「我不會放進去的,妳試試,用龜頭磨會很舒服的唷!」

美芳心想: 他那個龜頭翻得像個小雞蛋一樣,紅紅的嫩肉,如果真的在穴外磨一定會很舒服 。

「你不騙我? 」

「我不騙妳,這種事怎麼可以亂來呢? 」

美芳心也有點動了,她又道:「怎麼磨? 我的穴和你的陽具碰在一起? 」

「妳睡過來,把屁股放在床沿就可以了。」

美芳猶豫一下道:「你要好好的對我,不要整我,我就睡過去。」

「一定會對妳好的,不會整妳,妳放心。」

美芳向外一伸腿,把身子橫躺在床上,屁股放在床沿上,雙腿張開了,紅嫩的小穴濕潤潤的,短短的陰毛亮得發光。

正明站在地板上,提著熱烘烘的大陽具站在她兩腿間,她想看看是什麼樣子,可是看不見。

正明就把她的雙腿架在自己肩上,大龜頭對準小嫩穴,他就用龜頭在穴邊磨。

美芳笑了起來她道:「你怎麼弄的,熱呼呼的東西在外面上上下下的磨,怪癢的。」

「是我的龜頭在穴口磨。」

「我想看看。」

「這看不見啊!妳只有感受,滋味比看更好。」

「光是感受不看,不看心裡不舒服,你們男人真好,會看見。」

正明用龜頭在美芳的陰唇磨了一會,用手把陰唇翻了開來,龜頭頂在穴眼,兩片陰唇包住了龜頭前端。

「你怎麼弄的? 好像有插進去一點。」

「沒有啊,只不過是把妳的陰唇翻開,龜頭頂在穴眼上,又沒有插進去,這樣妳會痛嗎? 」

「痛是不會痛,倒是有插進去的感覺。」

正明龜頭輕頂穴眼,一下一下輕幌著。

美芳覺得玩得很舒服,又不痛也不漲,陰唇一張一張的,穴裡面發癢,也有淫水向外流。

正明心想: 小穴的騷水流出來了,我要是用力一頂,一定會插進去的。但是又怕她發脾氣,下次不要再弄了,所以就忍住輕輕的磨著穴眼,用手輕摸她的乳房。

美芳在沉醉中,口中也發出” 唷!唷!” 的聲音,正明的龜頭向上一頂,上上下下的弄著 。

美芳的騷水越來越多,就問:「表哥,弄穴是不是這樣? 」

「弄的姿勢是這樣,但是陽具要塞入穴裡,兩人才舒服!」

「我想弄一次試試看,但是我怕痛,你這樣磨我老是出水,真要頂進去,我怕小穴裝不下,穴會弄壞 。」

正明笑道:「妳現在流了很多水,一頂就滑進去了,但是會有點痛,不過不會太厲害,因為妳沒開過苞,頂進去一會就不痛了,妳聽過什麼人被弄過? 這是天生就這樣,妳玩過一次,下回就要了 。」

「我聽同學說的,她們第一次會好痛好痛。」

「她們給男人弄過,有再上學嗎? 」

「有啊,就是開過苞後第二天上學時在教室裡講的呀!」

「她們有告訴妳她們的穴壞了沒? 」

「沒有壞,我們到洗手間看,還好好的。」

「這就証明我沒騙妳,開過苞後她們還想弄嗎? 」

「我知道你沒騙我,但我怕痛,我那幾個同學天天在想這事。」

「這就証明弄穴一定很舒服。」

「哎呀!不要講這些了,我問你,如果我現在讓你弄,會不會很容易就插進去? 」

「妳現在水流得很多,很好插,但是妳才開苞,會有點痛。」

「表哥,你一點一點插進去試試,總不會很痛。」

美芳這時正在緊要的時刻,真想插進去讓他開苞算了,反正是要開苞的,表哥倒很聽話,他不會弄得太痛才對,再問問清楚,讓他開苞算了,有這樣大的龜頭不能玩多掃興,她道:「表哥,如果我現在讓你弄,你怎麼弄進去? 」

「現在我的陽具正對著穴眼上,妳的穴眼又在冒水,很滑一頂就進去了,總會有點漲痛,不過一會就好了。」

「可是我的穴很小,怕裝不下你的大陽具。」

「女人的穴有伸縮性,頂進去就會張大,包妳裝得下。」

「你是不是一整根一下子就插進去? 」

「我講過,一下子插進去就不太痛。」

「好吧,讓你開了算了,只要不弄壞就好,但願不會太痛。」

「好表妹,妳把精神放鬆,同時把腿叉開,小穴也要放鬆,千萬不要夾緊,妳一夾緊就痛了 。」

「我現在很需要,表哥,只要你疼我,小穴痛一點我也會忍的。」

正明聽了美芳的話,心裡很感動,很愛憐的吻著美芳,美芳也自動送上舌尖讓他吸吮。

他用個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面,小穴墊得好高,他又用龜頭磨了穴口幾下,淫水弄滿了整個龜頭,穴口也水汪汪,於是他事先準備的步驟都做好了,就對她道:「妳現在盡量叉開腿,我架著妳的腿,把穴也盡量張開,我要進去了。」

美芳點點頭,表示準備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