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情萬種

「妳比我頂得重,每一下都頂到花心了。」

千惠稍稍喘一口氣道:「你這根陽具很好,可惜不會弄。」

「現在換我來弄,包妳爽快!」

「不要,我自己弄,快出來了,再幾下就會丟了。” 說完就狂抽起來,屁股向下坐得啪啪直響,穴裡又流了許多水。

正明的毛都濕了,小腹上也積滿了騷水。

千惠抽頂得最重最狠的時候,忽然正明也亂頂起來,身子也亂搖,小穴用力套緊大陽具左右搖晃,這時他的大陽具也是一陣陣酥麻,全身像通電似的。

千惠抱緊正明又把屁股亂搖道:「我..我完了..丟..丟了..」

正明的陽具也一酥,精液向上直射,千惠的陰精也對著龜頭直射,” 卜滋!卜滋!” 兩人同時射精了 。

千惠倒在正明身邊道:「我累死了! 」

「我射精了!」

千惠休息了一下,就把陽具拔出來,人也下來了。

正明的小腹上毛旁邊都是精水。

千惠笑道:「你看看你身上的毛,四周都是白色的乳汁,嘻嘻..」

「都是妳,小穴要弄上面,我一肚子都是。」

「快去洗,要不然連床上都是。」

於是正明放好了水,抱了千惠到浴室去洗澡,洗完澡後兩人很快的進入了夢鄉。

天剛亮,正明睡眼一亮,在被窩裡一把摟住千惠的柳腰,睡意全消,精神百倍。

他吻著千惠嬌靨,一手撫上滑不溜丟的酥胸,又捏又撫。

千惠用手撥開了他道:「昨晚你還不滿足? 」

「死不了,誰叫妳長得如此嬌豔如花,就是魯男子柳下惠也會心動啊!」

說著一翻身在千惠的身上,挺著粗壯的大陽具猛朝濕潤的肉洞裡壓下去。

嚇的一聲全根沒入。

「哦..輕一點..」

「不會叫妳痛的,我保證妳銷魂蝕骨,欲仙欲死。」

正明摟住千惠的嬌軀,由淺而深深入淺出抽送了幾十下,然後用九淺一深,只見他聳動屁股一起一落,輕靈巧快的如蜻蜓點水,似狂蜂戲蕊一樣一沾即起。

直到第十下才屁股一沉,重重的撞擊花心,一直衝到底直抵子宮口,這種戰術是最容易引發女人性慾,尤其淫蕩女人最為有效。

正明抱住千惠反覆插送數百下,把她插得淫液如注滑潤異常,他又輕憐蜜愛的在她耳邊說道:「親愛的,這樣玩妳痛快嗎? 夠不夠刺激? 」

千惠這時嘗出美味了,她點點頭嬌聲道:「嗯..嗯..有一點..點..嗯..還早呢..可以重..重一點..用力..」

正明如奉聖旨,立即猛一提勁,一根丈八蛇矛猛刺猛戮狠抽猛插,他像一頭瘋狂的野獸一味的奔馳縱躍,馳過了平原躍上了高山。

千惠這時也快慰無比的嬌滴滴地主動得扭腰擺臀用力迎湊,看她一臉的沉醉和知足,笑得好嬌好媚,那媚笑幾乎使他瘋狂。

正明的動作越來越瘋狂越激烈,像飢餓的猛獸發狂的撕裂著食物。

這時酥醉酣暢中的千惠,情不自禁的嬌喘噓噓顫聲浪哼不已。

「哦..哦..哦..親哥哥..親丈夫..妹妹..太美了..美得..快上天了..」

「哥哥..你也舒服嗎..唔..嗯..」

正明也氣喘如牛又親又吻的喘聲道:「親妹妹..心肝寶貝..哥哥..舒服極了..」

「妹妹..妳實在太美了..哥哥..那輩子修來的福豔..福..能獲得妳的芳心..」

正明年輕力壯而且是健壯型的,性慾異常旺盛,所以在雨露的滋潤下,牡丹沒有形消骨立反而更加豔麗像盛開的牡丹花一樣。

正明和千惠這時真是如魚得水蜜裡調油,如膠似漆那麼甜蜜。

正明狠抽猛插了半個多小時,千惠已痛快的淋漓的丟了一次身。

她嬌聲呻吟道:「嗯..嗯..親哥哥..妹妹..已經丟了..休息一會兒吧..親丈夫..你太厲害了..妹妹..受不了..吃不消啦..」

正明果然十分體貼她,抱住嬌軀伏在她身上,輕柔的撫摸她的肌膚親吻她的香頰。

「好妹妹,妳實在太可愛了,噢..妳好好的休息一下..哥哥我還沒出精呢..好妹妹..」

正明把熾熱的陽具頂住花心兒,頻頻跳動,並且也輕輕抽送,慢慢品嚐這溫馨滋味,讓彼此沉醉在甜蜜而愉快的佳釀中。

他的嘴唇吻住她柔軟的乳峰,用力吸吮,一手更輕柔的磨擦著潤滑的肌膚,這些挑逗性的技巧動作,使丟精後的千惠又再度春情蕩漾慾潮氾濫。

在大龜頭跳動下,她用力吸緊陰壁,像嬰兒吸奶似的一吸一弛,正明覺得無比的舒暢那一種肉感,比起狠抽猛插另有一種風味。

正明忍不住口中哼道:「啊..啊..小親親..用力夾..用力收..好..好舒服..」

千惠吃吃的嬌笑道:「人家累得很,沒有力氣啦!」

正明在慾火如焚下,忍不住提起又硬又漲的陽具重新抽送起來,一下比一下重,一下比一下深,每一下都撞著嬌嫩的花心。

千惠的嬌軀輕顫不已,像蛇一樣扭動糾纏,不由浪叫道:「啊..哥哥..你又把我的浪水引出來了..唷..呵..裡面好癢..癢到心裡去了..」

正明見她純得可愛引逗著道:「妹妹..妳..現在..不叫..我..去..買賣了..」

千惠正在興頭上,仍然撒嬌的輕輕一推:「不來了..哥哥..你..壞透了..討厭..」

正明一笑:「哥哥..不壞..妹妹..你怎麼..會..舒服..呢..」

正明一面戲耍她,一面” 卜滋卜滋” 狂抽狠插她的肉穴。

寂靜的天空頓時洋溢起生命的樂章。

卜滋滋如魚吃水聲,呻吟聲粗喘聲匯成一曲美妙的淫樂,他們像兩座火山隱隱要爆發了,天在動地在動,風雲變色日月無光,像暴風像烈雨萬濤裂岸風狂雨驟。

千惠以前沒有這麼興奮過,血液在體內狂奔激流,每一個細胞都在顫動,兩個火熱的身子糾纏在一起,先是互相親吻,現在是瘋狂的衝擊。

千惠的身子在震顫,由於血液的蒸發,內分泌的排泄,散發出濃烈的肉香。

正明動作更加瘋狂了,旺盛的精力支持著他,幾乎用上吸奶的力量。

千惠興奮的幾乎昏過去,噓噓嬌喘著,同時發出撩人心弦的呻吟,在半昏迷狀態下,她嬌軀抖得厲害,由於原始的需要像蛇一樣的扭動。

她的靈魂兒像漂浮在太空中,飄啊飄啊欲仙欲死如歷仙境,她顫抖著聲聲嬌哼。

「啊..哥哥..妹妹..要上天了..不行..啊..要死了..啊..啊..又丟了..丟了..唔..」

只見她猛的陰戶一拋猛頂,在湧出大量陰精之後手足鬆軟了。

她整個人癱瘓了,像死蛇一樣軟綿綿癱在床鋪上,一動也不動了。

正明的大龜頭被熱精一澆,馬眼一陣陣奇癢徹骨,忍不住精關一鬆,” 卜卜卜” 大龜頭一陣跳躍,一陣濃濃熱陽精也衝進了子宮裡。

雨過天晴,一場肉搏戰終於落幕了。

有一天,美芳正在看電視,一個人有無限的苦悶,近幾天千惠很少接近她,正明也不像以前一樣,會偷偷的吻自己一下或互相擁抱一下。

近來,正明見到美芳只是匆匆打個招呼,人就走了,這是什麼原因呢? 美芳不斷的想著,無疑的,無數的疑問都在腦海中盤旋著,幾乎令人發狂,這是思春的少女必有的現象。

人在靜思中,心在飄盪著,有人走進來,美芳尚未發覺,忽然她被人抱住了,並且在臉上吻了過來,美芳被嚇了一跳,集中注意力才發覺是正明。

「表哥,你怎麼嚇了我一跳!」

「我看妳正在沉思,不知道妳在想什麼? 」

美芳嬌媚一笑道:「反正不是想你,你是大壞蛋。」

「啊!我明白了,幾天不見,大概有男朋友了。」

「人家才不是呢,人家在想別的事。」

「要不要我和妳介紹一位男朋友,人很棒,妳一定會喜歡。」

美芳笑嘻嘻道:「你介紹的都不是好的,這人在那裡,你帶來我看看!」

「我已經來了!」

美芳正色道:「表哥,你怎麼啦!都沒和我講清楚就把野男人帶進來,這成什麼樣子,快叫他走好了,我不見。」

「這人妳不見也得見,反正一定要見!」

「是什麼人一定要見我,不見也得見,架子不小!」

正明就指指自己,看著美芳,她一看就明白了,罵道:「死表哥,不要臉,誰要你,厚臉皮。」

正明一把抱住了美芳熱吻起來了。

「我的好表妹,讓我摸摸妳的乳頭好嗎? 」

美芳一聽臉就紅了起來,媚眼道:「死不要臉,見到我就想摸,我不要。」

「好寶貝,摸摸有什麼關係。」

「你很壞,每次你偷摸我,給你摸了又要吃,吃得人家不舒服,心裡癢癢的。」

「這次不會,不信妳試試看就知道!」

「我不要!」

雖然口中說不要,但是美芳的身子,已經倒在正明的懷中了,他吻著她的唇,她也把舌頭吐出來讓他吸吮,吻了很久,吻得美芳心中酥麻,如同喝醉了一樣。

正明的手向著美芳的胸脯摸了上去,美芳不敢動,閉上眼睛享受著,慢慢的,正明就把她的衣扣解開了,乳罩也解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