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情萬種

正明吸一口舔二口,把千惠弄得淫水直流。

漸漸的一點一點的,正明的嘴吻住了小穴,舌尖舔在穴眼上那個尿尿的小洞洞。

千惠輕叫道:「哎呀!這個眼不能舔呀,也別吸啊,尿尿會出來的。」

千惠說完身子不住顫抖,雙手緊摟著正明。

正明稍稍向下一吸吸住了千惠的嫩穴眼,嫩嫩的小穴馬上就有水流出來了,正明伸出舌頭向穴眼一塞又用力一舔,陰核到嘴裡來了。

吸了一口,對著陰核上連連的舔吮。

千惠浪叫道:「喲..喲..小穴被..舔亂了..我的命快..完..完蛋了..我怎麼會遇到這麼會玩的男人..唔..穴心快被..吸出來了..好哥哥..這穴怎麼也能舔..我..我怎麼會不..知道..這比弄雞巴..還..舒服..我..唔..」

正明吸著陰核又用嘴輕舔了。

千惠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這滋味,真是舒服得瘋了,流出來的淫水都被正明吃了下去。

千惠一麻一麻的舒服,也一陣一陣的發抖,忽然叫道:「啊..好哥哥..親丈夫..我死定了..小穴一張一張的..怎會這麼美啊..哎喲..我要丟了..」

千惠說完一股陰精狂射了出來,流了正明滿嘴都是,正明大口大口的吃下去,又用力去舔。

千惠舒服得嬌喘連連:「好丈夫..我一個人的..親丈夫..我不行了我不要舔啦..我會死..等會我的..浪穴給你弄..現在先..停停..」

正明見她吃不消了,便停止了吸吮,說道:「小穴,妳舒服嗎? 」

千惠軟綿綿的說:「舒服得上天了..你真好..我的穴給你的雞巴..插啦..這回幹定了..先抱我去尿尿..我沒力了..」

正明就抱她到馬桶上讓她坐著,他站在她的面前,硬邦邦的大陽具挺得好高,一翹一翹的。

「這根沒吃到東西,對我只是叩頭!」

「只有妳才那麼狠心,害得大陽具都快硬掉了。」

「看起來好嚇人,讓我咬一口好不好? 」

「咬斷了,妳就沒有東西好玩了。」

「我要咬嘛!快點站過來。」

正明向前一點大雞巴剛好對準她的臉上,千惠用手把他的雞巴捏了一下雞巴硬得好狠。

千惠握在手裡看了一會,又用手套弄了幾下,大雞巴弄得和鐵棒一樣她把它含在口裡。

正明一看她含住了大雞巴,龜頭上一陣熱熱的好不舒服,就把雞巴往她的嘴裡一頂。

千惠就哇的一聲把雞巴吐了出來,罵道:「死鬼,這怎麼能頂,又不是穴,弄的我快吐出來了。」

「對不起,我沒想到,再吮吧。」

「不要,等會上床後再吮,先講好不能頂。」

「好,妳尿完。」

「好了,你抱我,我走不動。」

正明把她抱到床上,千惠就睡了過去,把頭靠在枕頭上,正明坐在床邊欣賞著那迷人的胴體 。

千惠握著他的大雞巴,捏了捏,大龜頭漲得發亮,前面的馬眼上也流出了許多淫水。

她笑道:「你這東西實在太大了,我又愛又怕,怎麼硬了這麼久還不軟。」

「都沒弄肉洞,怎麼會軟呢? 」

「頭頂上冒水了,黏黏亮亮的真好玩。」

「妳看得很好玩,我的雞巴翹得要命。」

「這下面的卵泡也比別人大,看起來好可愛!」

於是千惠把嘴一張便含住了大龜頭,正明見她含進了嘴巴,龜頭便一硬漲長了許多,龜頭也熱得爽快。

她的嘴張得很大,眼睛也翻得很大,就用嘴唇套弄大雞巴,正明舒服得快站不穩了。

套弄了十多下,千惠又把大雞巴吐了出來,用手拿著,伸出了舌尖,對著大龜頭連舔了數下,正明一陣酥麻麻的,全身毛孔都開了。

千惠舔了一會,又向大雞巴後面舔,舔著舔著就捧起卵泡用嘴吸吮卵子,兩個卵子太大。本想一口把兩個含在口裡,含不下去,只好含一個,兩個卵子輪流吸吮一陣。

正明渾身一緊,嘴裡也哎哼哼著。

千惠越吸吮越有趣味,正明的大雞巴被吸吮得不能再忍了。

「小穴讓我弄一下嘛!我受不了,再給妳弄了我真要打手槍了!」

千惠吐出了大雞巴,笑道:「死不要臉,有穴不插要打手槍,丟人丟光了!」

「小穴,我要上來幹了!」說完就騎上千惠的身上。

千惠平平的躺在床上,兩腿早已叉得開開的。

正明提起大雞巴,抽起千惠的雙腿,騎在她的屁股後面,大雞巴對準了穴眼,正準備進去 。

千惠一手拿著陽具道:「好人,你不要太魯莽,慢慢的進去,我沒弄過這麼大的陽具,要輕輕的別把小穴弄破了。」

正明點頭道:「別怕,我會輕輕的插進去的,來,妳現在握正陽具。」

「一點一點的插,不要一下子插進去,知道嗎? 」

說完後,千惠拿著大陽具,向自己的穴眼送去,小穴也癢了,騷水流了很多,雞巴一送到穴口上。

正明感到熱熱滑滑的,問道:「對上了沒有? 」

「對上了,你插進來吧!」

正明把屁股一壓,雞巴向前一挺,龜頭上一陣熱熱的,又感到硬邦邦的龜頭被套住了。

千惠把嘴一張輕叫道:「哎呀!進去了,好漲,穴裡被龜頭頂住了,不要再頂進去了,再多我不要了。」

正明知道女人的心理,知道她現在不要弄太多進去,等一會就會連根都要插進去。

於是正明就趴在她身上親吻她的臉,下邊一動也不動。

千惠先有點緊張,大龜頭放進了穴裡,雖然漲痛了一下現在又好了,也不痛了,一點漲漲的,穴裡又空空的,就伸手一摸,大陽具都在穴外面,只有一個龜頭插進去,心裡又癢又急,問道 :「你會幹嗎? 」

正明笑道:「當然會啊!」

「那你怎麼弄進一點就不頂了? 」

「我怕妳痛啊,所以不敢都插進去。」

「良心倒滿有,你這樣弄我會癢死,再插進去一點嘛!」

正明知道她受不了,又頂進了一點。

「你怎麼搞的嘛? 老吊人家胃口!」

這時正明就毫不客氣的用力一頂,大雞巴連根插到底。

千惠把嘴一張,眼睛翻得大大的叫道:「哦..哦..哎唷..我的穴啊..弄破了..好痛..弄得人..這麼深..快死了..」

正明感到大陽具都進去了,千惠的穴雖已弄過了但還是很緊。

使她的穴漲得鼓鼓的,穴肉翻得很大,中間的肉棒直通穴心,剛弄進去她會叫,現在又要他頂了 。

「陽具都插進來,為什麼還不抽送呢? 」

正明就輕輕的搖動抽插,一頂一抽都是很輕,頂了二三十下左右。

千惠就開始吞口水,越吞越多,呼呼的急喘,抱著他的頸子,雙腿也向上舉,他就改變了另一種抽插方式。

先把陽具狠頂兩下,又抽到穴口輕頂六七下。

千惠被抽得浪起來了,狠狠摟住正明浪道:「這..是什麼..幹穴..頂得..要命..又癢得..要命..狠一點才好..」

正明見她已經浪起來了,就改成三下重重的插到穴心上兩下短短的只頂到穴口,這樣重三到底輕兩下在穴口。

千惠被頂三下到底,口中就” 哎呀!哎呀!哎呀!” 三聲,兩下輕的只是穴中磨,口中就” 哎!哎!” 兩聲 。

抽抽頂頂,穴也響起來了。

千惠被大陽具弄了二十多分鐘,雖然很舒服,可是總沒有抓到最癢的地方。

正明故意要逗她的慾火大發,總是又重幾下又輕幾下。

千惠實在是忍不住了,雙手抱住正明道:「你先停一下,我擦擦水再來。」

正明拔出大陽具,千惠就翻身把他壓在床上道:「你睡下面,讓我在上面弄,弄了半天都急死人了。」

正明躺在床上,大雞巴翹在上面。

千惠分開雙腿騎在他的身上,對準了大陽具就把屁股往下一坐,大陽具就猛的坐進了穴裡 。

她將上半身趴下來自己抬高屁股,一下一下的狠命往下坐,每坐一下陽具都插到穴心上。

千惠每頂一下乳房也擺一下,又是趴在上面,乳房更大,正明在下面撫摸著乳房,屁股也往上頂送。

而一口氣連頂百餘下,一面浪叫道:「唷..小穴..開花了..好舒服..好過癮..大雞巴..好硬..穴..要破.了..」

正明見她自己抽插自己浪叫,就笑了起來。

「笑什麼? 死鬼。」

「我看妳自己弄雞巴又叫,滿好玩的。」

「你沒勁啦,所以我才自己來,你還好意思笑? 」

「這樣幹我怕弄壞妳,所以才輕輕弄妳。」

「謝謝你的好心,太輕了不過癮,自己弄才知道輕重。」